主页 > 国防应用 >毛治国换脑治国,十位网路大神开讲精华全都露

毛治国换脑治国,十位网路大神开讲精华全都露

发布时间: 2020年07月19日 作者:
毛治国换脑治国,十位网路大神开讲精华全都露

毛治国积极启动科技内阁的换脑计画,第一个动作就是找十位网路高手来帮一级部会主管上课,但若只以网军视之,就太小看这十位平均年龄不到四十岁的高手了。

这十位不但是『神』,还是被称之为『大神级』的人物!」1 月 24 日,行政院长毛治国特地撂起最火红的网路用语,慎重介绍要来帮内阁特训、换脑袋的十位网路大神。

这几位大神的功力可不只是一般乡民网军等级,因为光是谷歌台湾董事总经理简立峯与中华优购总经理叶奇鑫,就是台湾网路产业界的大老级人物;其他几位也都是开放资料平台与公民参与的经营者,包括长期推动开放资料的英国开放知识基金会台湾代表徐子涵、台湾开放资料计画的负责人张维志、智库驱动发起人刘嘉凯,以及流线传媒、《科技报橘》总编辑张育宁,与《病后人生一站式服务网站》站长罗佩琪。

柯家军最受瞩目

翟本乔、戴季全、王景弘

然而,更受瞩目则是这三位:有「翟神」之称的和沛科技执行长翟本乔、richi 虚拟货币中心创办人戴季全,以及台湾网站前端技术网路社群发起人王景弘等曾在台北市长选战中协助过柯文哲的网路名人。

翟本乔目前担任台北市府无给职的资讯顾问,先前郭台铭为三创BOT案怒槓柯P时,被老郭重金投资的翟本乔还曾半开玩笑地说:「怎幺愈看愈觉得两个人很像?」有柯文哲网路军师称号的戴季全,现在的任务则是协助北市府与立法院、行政院之间的沟通;而王景弘则是打造柯文哲竞选官方网站、线上募款、野生官网的最大幕后功臣,今年 1 月加入政务委员蔡玉玲办公室担任研究员。

九合一选战大败后,国民党意识到与网路族群的沟通不足,又亟欲向年轻世代展现新作为,毛内阁的施政重点有别于过去以财经基调,改以「科技内阁」为主轴,并宣布启动「内阁换脑计画」,责成国发会主委管中闵规画「网路发展趋势研习营」,找来各界网路好手帮平均年龄超过六十岁的毛内阁特训网路趋势。

当天只见上百位行政院部会主管坐在台下乖乖听这群最小 26 岁、平均不超过 40 岁的网路高手畅所欲言,从网路ABC,一路讲到资通讯发展、数位生活和网民行为模式等。一月底这十位讲师还要再帮两百位各司处长上课。

一位讲师透露,张善政接任副阁揆以来,密切与资讯、文创、影视业者接触,构思各种创新创业、育成与群众募资平台,和硕董事长童子贤、三立总经理张荣华、梦田文创执行长苏丽媚都曾被请益;科技内阁真正要做的不只是用网路打选战,而是如何用资讯科技串联、整合既有产业。

最年轻讲师

26 岁女站长来场震撼教育

要换脑袋,当然就要接受震撼教育。面对上百位父执辈年纪的官员,网路高手一样大胆直指政府运作效能的癥结。

其中最年轻的罗佩琪,现年仅 26 岁、却以一人之力经营《病后人生》网站长达两年多。她坦言自己是一个中风父亲、视障母亲的女儿,也是一个气切阿公的孙女,大学毕业没多久父亲便中风,医药费高达两百万元,她在申请保险、补助的过程中,发现一些制度上对病人的不友善或资讯不透明之处,因而决定成立网站,把自己的经验分享给有需要的网友。

「各级政府不是没有网站内容,只是各自为政,资讯散落在各地,」政府编制不符所需,她便从使用者角度出发,从内政部、卫福部、国税局等找到各种资讯,重新编辑整理成懒人包,光这个动作,就打破政府部会,重新分类劳保申请、税、丧葬等 15 个大类别,更贴近民众需求。

精于整理术的罗佩琪的报告形式,也迥异于传统落落长的制式公家规格,由于她早已把个人简历、病后资讯传播的演讲简报放在云端,因此当天她的讲稿只有两页:一页目录,一页 QR code,一扫就能下载全文浏览。

28 岁的王景弘也是在会后便立刻公布自己当天分享的内容逐字稿,并主动贴到批踢踢「讨鞭」。他坦言,与国发会资讯管理处处长简宏伟在去年 7 月经贸国是会议青年网聚上认识时,他还是个在会场上强势发言的愤青;今年 1 月中,他已经在行政院政委办公室任职了,简宏伟亲自来邀他,但讲题却是《网路选举与网路治理》,他一看就大笑,「处长,这摆明是要阴我吧!」但最后他去分享的,不是如何成立网军,而是分享透过网路进行公民参与的经验。

不谈换脑,先谈醒脑

在激进中想像未来

亲身参与去年 318 占领立法院、324 占领行政院的王景弘表示,体认到台湾的人民虽然对政府的信任崩裂,但其实还没準备好革命流血,应该要有一个力量来重新凝结信任,甚至是意见上的置之死地而后生,而这个途径,只能透过网路。

因此他决定参与选举运作,并藉此进行网路公民参与的实验。过去代议政治,国会只能容纳一、两百人的意见,还再另外细分为委员会;但现在网路世代可以同时容纳成千上万人同时在线沟通,一起讨论解决彼此的问题。

「我其实完全没有花时间準备讲稿,因为某种程度上我是去提醒的,」王景弘甚至认为,如果官员再继续自外于网路这个知识体系,很快就会被淹没;而且就算他们完全没有听进去也没有关係,现在早已不是拦轿申冤的时代,网路参与不会因为官员没听进去就消失。

当天以《创新创业与法规调适》为题分享的戴季全则透过脸书表示,「换脑不敢,醒脑倒是可能的。」他认为,网路在产业发展与经济体系上同样产生巨大冲击,行政院不面对不行。但行政院不能违法行政,所以未来癥结与压力点会集中在立法院。「未来一年我们看看会震掉多少立委,创造多少新浪潮。」因此行政院各部会在醒脑之后,应準备好各种立法修法的「政院版本」,愈多愈好,汇集民意。

「老实说,我不认为官员们能够立刻做回应,就像是本来讲中文的人,上了一堂英文就会讲英文了吗?」王景弘直率地承认,也许相对于官员们,这个世代的想法是激进的,但他们的激进是有所本的。「所有对未来的想像都是在激进与现实中拉扯;不先想像激进的未来,就没办法想像出可能的未来。」


上一篇:

下一篇:


申搏sunbet官网下载|图集发展|时政电脑|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